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神的复兴在线阅读 - 65,被动一战

65,被动一战

    “既然你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我们做个了断吧!”

    吃过饭,项兴羽跟小青柠在城市里漫步了一会,就想来一句告辞,回自己住处,但想不到的是,一直沉默的对方却来了一个先发制人。

    别说是近距离了,就算彼此隔很远,透过墨镜他也能看到那异常较劲的模样。

    眼神里的倔强跟曾经的他很像,事实上,不止是跟他,绝大部分的年轻人都会有一份这样与生俱来的驴劲。

    青春不就是这样的吗?

    项兴羽在犹豫自己要不要给机会,纵使他不知道对方背后的内容,可他却能用异常现实的冷水再泼醒她一下。

    “怎么?怕了?”小青柠在边上很拙劣的挑衅道,殊不知,这样低级的激将法根本不管用,哪怕是不着痕迹的高级挑衅,项兴羽不想,亦是白搭。

    但关键的点,面对着一脸较汁的小青柠,他真的很难做到想要的绝情,究其原因,那身上满满是他过往青葱的影子。

    项兴羽从来就不是一个很聪明会耍花里胡哨的人,事实上,他能变得像现在这般成熟稳重且有能力,内心里早已是千疮百孔。

    所以,他会特别珍惜青春本该有的美好。

    “你想怎么了断?”

    “身份证给我!”小青柠很大女人道。

    这才是她本该有的风貌,在项兴羽原主面前,她一直是女权大人!

    项兴羽既然决定要玩,自然配合。

    她看到他的听话,紧张的心不由为之一松:“那跟我走吧!”

    说着,其就直接在前边带路。

    项兴羽自然是屁话不说的紧随其后。

    不一会儿,项兴羽和其来到了一个异常特殊的地方——酒店!

    看着对方在那里并不熟练的羞涩开房间,项兴羽只觉得很有意思。

    他大抵能揣测出对方的行为目的……

    但真的要玩那么大吗?

    项兴羽想到了前身!

    讲道理,因为前一次穿越的关系,他是知道自己可以分离出原主来的,虽然这一次的前身已然算是死亡,但一旦他修仙修到一定的程度,完全可以借炼化对方的魂魄让其附体重生……

    当然,不能否认,这个过程的时间跨度可能会有一些长,但确实是存在着极大的希望。

    可是话又不仅说回来,因为这个世界的灵气等各种修炼资源的匮乏,他的修炼其实不是一般有难度。

    他不是不可以提速,但过于的追求速度,就会导致后期的提升变得异常艰巨,甚至可能会出现别的难以控制的状况!

    综合而论,如果现在能跟小青柠那个的话,未尝不是好事,毕竟对方是一血,他可以借之施展自己一直想弄的修炼秘法,来让自己打下不说完美但确实是异常良好的修炼基础!

    还在项兴羽心里很自然的想着时,身为新手的小青柠已然费劲的开好了房。

    尔后,她居然十分出格的挽上了他的胳膊肘儿。

    他朝她看去,后者并没有畏缩,乃是挺起胸脯就那么昂然的看他。

    “真的要玩那么大吗?”项兴羽不无一丝嘲讽道。

    本来气势很足的小青柠顿时踌躇了。

    但紧接着,她似乎想到什么,故意让自己胸前紧挤在项兴羽的身上。

    随后,两人就在前台异样眼神中,彼此心照不宣的朝旁边电梯走去。

    进入酒店相应的房间里,小青柠开始解除身上的伪装,而项兴羽则很轻松的坐旁边沙发上翘二郎腿。

    她看到他相应的模样,只觉得不能忍:“你为什么不惊奇?为什么不说话?”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一意孤行,那是你的事情!”项兴羽很牛逼道:“我可没有心情一直教导你该怎么做!”

    “你是不是一直在等这一刻?”小青柠真心道。

    项兴羽没有应声,其实,该说不说,就算他曾经纵意花丛过,可是面对相应的情景,他还是会有一些小期待的,这是男性的本能!

    小青柠眼见项兴羽不出声,忽然想到什么,确认道:“你认为我不敢?”

    忽然之间,项兴羽想起了很经典的一句:“我裤子都脱了……”

    随后,小青柠很义无反顾的脱身上的衣服了。

    她真的上头了。

    脱衣服的赌气模样,让项兴羽一度想要出手阻止她。

    问题是,他真不是圣人!

    想他能面对不久之前的陈瑞拉做到正人君子,可现在对一直以来的青梅竹马,内心赫然会有一种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来的强烈期盼!

    他想“他”对她的感情真的积压的太久了……

    在这之中,小青柠终于停下了。

    身上只穿有内衣的她整个人娇躯禁不住有一些在颤。

    她忽然希望他能叫停她,可是并没有!

    他就那么悠然的坐在沙发上,像是在欣赏一只异常软弱无助的小羊羔!

    他那有若观赏艺术品的眼神让她十分排斥,同时,他的轻松写意神态让她感到……不是一般恶心!

    紧接着,她去拾边上被自己脱落地上的衣服,而在这个时候,项兴羽只觉意兴阑珊的站了起来。

    “就到此为止吧!”他完全没有怜悯,异常冷淡且高傲的说着在小青柠耳里是超级受打击的无情之话来。

    她整个人不禁有一些蒙,尔后,心疲力尽的她无力瘫软在床边。

    直到房门轻轻被关上,她才赫然意识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从房间里出来,项兴羽意外觉得有一些……失落!

    其实,他真的已经做好了跟对方狠狠摩擦然后借之修炼的心理准备,可结果呢?

    这个事情的处理,就他自己现在而论,真心不是一般糟糕,但其实呢,仔细想想,他又觉得能理解。

    如果他想,稍微主动一点,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可他并没有,那不是武神的逼格在作祟,而是他内心中的自我在无形中发功。

    把高高在上的女神这样按在地上变相的虐,比之直接按在床上那个还要更让他感到……快乐。

    不开心的人不是他,是“他”!

    开什么玩笑,他项兴羽缺女人吗?

    所以,面对她,他其实有一点不正常,那个“他”虽然不在了,可是其曾经的意识还是存在的。

    一念至此,他整个人变得佛系:“小青柠,好好加油吧,未来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