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盾!”薛统领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大手一握,刹时间,所有青风军都开始往他的方向聚拢,一缕缕气血升腾,开始聚拢。

    轰!

    一道巨大的青盾从而降,挡在了他们的面前,滔滔污水汹涌而来,撞击在青盾上,被分隔成两条污流。

    然而,源源不断的水流从巨石缝隙中流出,湍急的水面,突兀的掀起波澜,一条粗壮的,浑身都是黑色鳞片的物体在游走。

    片刻后,只听轰隆一声,青色的巨盾被直接轰开,

    水花喷涌中,一条黑鳞蛟龙破浪而出,犄角顶破了巨盾,将半数青风军都轰开!

    “妖兽!”薛统领脸色大变,蛟龙一头扎入水底,溅起冲天污水,那狭小的水流居然可以承载如此巨大的蛟龙。

    “埋伏?谁的埋伏?”宁宇眉头微皱,这才刚出青州城几天就遇上埋伏了。

    那些妖兽的效率也太高了。

    他眸光微闪,璀璨一片,引起了白矶和烈阳的注意。

    “法眼?”烈阳一眼就认了出来,顿时更加的讶异,白矶只是打量了一眼,没有更多的反应。

    宁宇眸光投下,果然在周遭那些细小的水流中找到了那蛟龙的痕迹。

    “东南方!”宁宇大喝一声,薛统领微微一愣,倒也不慢,抽刀横斩,引动无数气血,青色的刀光斩下。

    咣!

    青色的刀光刚好劈在出水的黑色蛟龙头顶,发出金铁交加的声音,火光四溅。

    而宁宇心神微凝,因为通过法眼,他看出了一些问题,这根本不是一条活着的蛟龙。

    这是一个空壳子,蛟龙深处有一个人在操控着,看不太清楚,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些面貌,似乎是一个老者

    蛟龙重新遁入水流中,宁宇仔细观察,那似乎是…纸人…不对…纸蛟…

    宁宇心中揣测,顿时有所明悟,看了一眼正踌躇的殷德,似乎不着痕迹的往水边靠。

    比起叛逃这个说法,生死不明恐怕更能让三皇子接受。

    宁宇心中微动,或许…

    下一刻,他腾空而起大喝道:“哪里来的妖兽,居然敢挡我薛大哥的路!”

    他眸光璀璨,射出两道光柱,横切在一条水流上,刹那间,一道粗壮的,黑乎乎和物体冲了出来。

    宁宇早有准备,躯体泛起黑雾,双手硬生生抗住蛟龙的双角。

    “小子,你天生法眼,早就看出了我不是蛟龙,引我出来干什么?”一道声音在宁宇的耳边响起。

    应该是那老家伙在说话,这些家伙都很聪明,当他认出宁宇的法眼时,就知道自己暴露了。

    不过宁宇并没有直接揭露的他,反而配合他演下去,就说明这小子定有所图。

    “九流王的威名,在下早有耳闻。”宁宇一脚踹开蛟龙头颅,宛若金铁般的触感让宁宇心惊。

    仅仅是一个纸蛟就达到了这种地步,九流王还是名不虚传。

    蛟龙在空中咆哮,龙吟震耳,尾巴横扫而来,带着万钧之力。

    “你认出我来了?”那老者的声音伴随尾巴而至。

    “要是殷德不急于逃走,我应该猜不出来。”宁宇双臂横档,一股巨力窜入自己的躯体中,阴骨发光,巨力将上面的花纹激活,爆发出一股力量。

    轰!

    蛟龙尾被宁宇轰开,同时伴随着一股剧痛。

    阴骨还有这种功用?宁宇有些惊讶,上次张刑首并没有逼出阴骨的这个威能,这次倒是让宁宇讶然。

    “那个蠢蛋!”老者恼怒的声音传来,蛟龙大嘴张开,一股阴风呼啸而至,巨石都在这股阴风下化为了飞灰。

    而宁宇眸子微眯,直接迎了进去,阴风吹在他身上,让他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凉爽。

    半尸邪法加阴骨让他对阴气的抗性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这点阴风给他按摩还差不多。

    “殷兄只是怕了而已…能理解…”宁宇火上浇油。

    “吼!”蛟龙一声咆哮,浑身有乌光浮现,数十丈的躯体摇曳着,头顶两根黑色的独角上居然有电光浮现。

    轰隆隆!

    两道雷霆直接轰入天穹中,本来晴朗的天龙蓦然变的漆黑了起来,雷云翻腾间,轰鸣震世!

    宁宇心头一跳,卧槽,还有引雷的手段,你这纸蛟过分了啊。

    天穹上,雷云翻腾,正在酝酿天威,宁宇脖子上蓝光闪烁,一根蓝色弓箭浮现,直接被宁宇徒手扔了过去。

    蓝箭划过一抹光辉,轻而易举的被蛟龙挡下,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只不过是根箭头而已。

    剩下的化成了百丈的蓝色流苏,借助匠器特殊的符文联系,末端掌控在宁宇手里。

    “掌控雷霆也就罢了,借助天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宁宇微微一笑,末端直接被他射进了天穹中。

    刹那间,还没酝酿完成的雷云中爆发刺目的光辉,粗壮的雷霆沿着蓝色的流苏刹那间就到了蛟龙的身上。

    “吼!”

    蛟龙爆发出咆哮声,一缕缕焦烟泛起,下方的殷德看的眼睛直抽抽。

    烈阳拍手叫好,大笑道:“还有这种解法,先行将敌人酝酿的天威引爆,哈哈…”

    “你小子想干什么?”老者的声音传来,丝毫没有受伤的感觉,开始步入了正题。

    刚才只是试探,看看宁宇有没有同他交易的资格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帮我杀了下面那个将军。”宁宇暗中道。

    “他好像是护送你们的吧。”那老者琢磨道,黑乎乎的蛟龙在空中不时抽搐。

    “他贪墨了一大笔财富,其中还有你徒弟的一半。”宁宇轻描淡写道。

    “那是该死!”老者恶狠狠的道。

    我徒弟的就是我的,贪墨我徒弟的就等于贪墨我的,贪墨我的财富,简直找死!

    “这次不行,下次找机会…”老者答应了下来。

    虽然没说宁宇的代价,不过宁宇也明白,无非就是让他放走殷德,不要阻拦。

    宁宇作势要出手,那蛟龙喷出一大团阴气,随即遁入了一条河流中,当宁宇享受完按摩之后,一切都没了踪迹。

    只留下下方神色各异的一群人,还有隐约咬牙的殷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