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幕开,准备(第五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二章 幕开,准备(第五更,求订阅!)

    三皇子又要给他开小灶了,宁宇无奈的跟了上去。

    “薛府的事情很难吗?”三皇子开门见山道,显然这几日宁宇的所作所为都在他的眼中。

    “并不难,已经有头绪了。”宁宇心头一跳,摇头道。

    “嗯,我派去狮象山的探子,没有一个回来的…”三皇子蓦然叹道。

    大哥,你别搁这渲染气氛可以吗,咱有事说事,无事我就回去了。

    魏公公在一旁直给他使眼色,捧啊,你捧啊!

    “据说你们曾从狮象山中出来。”三皇子见宁宇不懂捧哏之道,只能自已说了出来。

    宁宇:“…”

    让我拼命是另外的价钱…

    “禀殿下,那是运气好,碰见了一个奇特的伥鬼,同其余伥鬼都不一样。”宁宇推脱道。

    “我知道,古二,一个不应该出现的姓氏。”三皇子沉声道,应该是从王强那里得到的情报。

    宁宇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之下,只能捧道:“为何?”

    “古…是前朝皇姓…”三皇子幽幽道。

    宁宇眉头一皱:“应该不会吧,前朝都灭亡多少年了,就算是化为阴魂,存活这么多年,不可能还是狮象王的伥鬼。”

    三皇子不置可否:“听闻你的眼睛可以发光。”

    宁宇瞳孔收缩,心头猛烈地震:“一种秘法而已,有些许破妄之能。”

    法眼他曾在王强面前暴露过,还好没有提及法眼这个称呼,他现在对三皇子还有用处,不可能对他怎么样,这只是一个试探。

    “过些时间,聂狂人等人就会从黎城撤离,来到青州城,他们会是我镇压狮象山的主力。”三皇子又转移了话题。

    宁宇眉头一挑,一次调动办两个事,太渊皇朝还真是精打细算。

    “祝殿下旗开得胜!”

    三皇子挥了挥手,宁宇被引领了下去。

    开着自己的豪车,宁宇心绪重重,三皇子突如其来的敲打让他有些不爽,是因为洗白完毕,所以让他也不要生出什么异心吗?

    谈及薛府是告诉自己,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中。

    “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不让我好,那咱俩慢慢玩。”

    大晚上,街上无人,宁宇油门开到最高,符文的嗡鸣横扫整个街道,引来不少骂骂咧咧的声音。

    全开之下,铁甲车的速度能达到二百多公里左右,但消耗也是恐怖的,不过片刻就吞噬了宁宇五分之一的气血。

    回到小院,宁宇又抱起阴槐钉龙桩研究,增强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

    接下来的几天,宁宇足不出户,一直在研究风水阵,而夜宴的风波,才慢慢的铺展开。

    一种奇特的铁甲车逐渐在街上出现,以往的铁甲车如同马车一般,车厢臃肿,而现在却浮夸无比,色彩鲜艳,甚至可以看到其中的驾驶者,同时带有奇特的声音。

    吸引无数艳羡的目光,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不过都被无视了。

    这种铁甲车的价格也高到了天上去,三万两一台,而且目前还是紧俏的阶段。

    四天后,薛府传来消息,已经撤离干净了。

    而当宁宇和殷德再次出门的时候,已经有些目瞪口呆了。

    街上跑车横行,甚至副驾驶还坐着不少漂亮的小姐姐,同驾驶者交谈甚欢。

    “这也太朋克了…”宁宇有些牙疼,他感觉这个世界的画风不会跑偏吧。

    “你不会才知道吧。”殷德语气幽幽,有着说不出的酸。

    “这几日铁甲车都卖疯了,不少达官贵人的儿子,女儿都在求购,伯当府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那你这么说…我发财啦?”宁宇瞅着脸都酸在一起的殷德,有着说不出的惬意。

    “怪不得自己要求阴槐木,伯当商行的人犹豫都没犹豫,直接送来了。”宁宇恍然道。

    大多数风水阵都有一个特性,所用的材料越好,威力就会越强,所以难以给风水师划分出一个具体的阶层。

    懂得风水阵多的风水师和懂的少的,不是一个级别,钱多的和钱少的又不是一个级别。

    宁宇同伯当商行要求了三根三千年以上的阴槐木,谁知伯当商行直接送来了三根五千年的,在外面的市场价一根都要五千两。

    共磨成了九根钉龙桩,还有妖兽级别的黑狗血,相当于炼身境,作为铭刻阵纹的材料,布置阴槐钉龙桩的材料可谓是用到了极致。

    殷德没去做那个捧哏的人,他现在内心很难受,想起了自己和师尊颠沛流离的日子,虽然也不缺什么钱。

    可来钱像宁宇这么简单的时候,也没见过。

    “唉…”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苍天无眼啊!

    能驾驶铁甲车的,都是有强横的气血在身的人,反应灵敏,即使速度不低,却也不会发生什么碰撞的灾难。

    一路扫过,宁宇的心情变的非常好,因为每看见一辆铁甲车,就意味着他得到了一份分红。

    这玩意的生意做不长,高门大户都有自己的机关师,复刻出来根本不是什么难。

    还可以根据需求自己改造,现在去购买伯当商行的,都是等不及的。

    伯当商行也也没指望将其做成一个长久生意,用它来打开一个地方的市场,强势插入才是它们想要的。

    现在伯当商行早就向其他州开始秘密运输,抢在所有人前面。

    一但依靠这玩意打开市场,到时候再想驱逐伯当商行就没那么容易了。

    来到薛府,这里有着冷清,偌大的府邸竟有几分寂寥的感觉。

    只剩下灰袍老者压着十七个身负镣铐,头蒙黑布的囚犯在这里等着,还有几个被穿了丹田,明显是之前身负修为的人犯。

    “听你们的吩咐,让他们分别服用了药,一定得看好,就算是杀了他们,也不能跑出去一个。”

    灰袍老者低声道,毕竟这都是死囚,薛府的花了不少人情才弄来,万一泄露出去,麻烦就大了。

    张刑首正愁没办法削弱三皇子的势力呢。

    “放心…这里交给我们吧。”殷德语态轻松,环视十七个人犯,灰袍老者叹了口气,带着其余下人离开了薛府。

    (感谢妥协的豆芽菜的一千五百赏,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