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地藏尸王!(求关照)

第六十章 地藏尸王!(求关照)

    “何谓生?何谓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宁宇学着前世那些佛家神棍说话。

    这可是有名的佛揭,还制不住你们了?

    宁宇心中冷哼,然而其余人都是一头雾水,唯有一阵莫名的震动不知从何而来。

    整个佛殿都震动了,其中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宁宇。

    宁宇心中狐疑,不过还是大步踏向复兴教,其人尽皆变色,不敢阻挡宁宇的脚步。

    “会两句佛禅就在这里装神弄鬼,我还真不信,你就是青州王!”复兴教的家伙死鸭子嘴硬,就是不信。

    “等等,我倒有一个验证方法。”摘星魔宫的红衣妇人开口,让宁宇心头一跳。

    红衣妇人看似随手从摘星魔宫中推出了一人,浑身笼罩紫袍,看不见样貌。

    “请问,此人是谁?”红衣妇人询问道,这看似是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

    宁宇心中惊异,虽然这家伙被紫袍笼罩,可并不能瞒过他此刻的天生法眼,居然是小玉儿,看不出这小姑娘身材还真…咳咳…

    小玉儿浑身僵硬,眸中满是泪水,却难发一言,应该是被禁锢了。

    摘星魔宫拿了小玉儿,还找到了青州王墓,还问青州王和她什么关系,这答案都快写脸上了。

    宁宇沉默了片刻,才叹道:“是我生前错信他人,竟今后辈至此。”

    太渊皇朝的三人此刻聚在一起,一个个眉头紧皱,他们也不敢确信这到底是不是青州王,只能看着眼前的这出闹剧。

    红衣妇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着宁宇,摇了摇头道:“说错了,你不是青州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摘星教众。”

    宁宇:“!!!”

    你睁眼说瞎话,这要是摘星教众,我名字倒着写。

    很明显,无论宁宇到底是不是青州王附体,在没有足够的能力震慑之前,无人愿意去相信你。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宁宇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青灯。

    “本事佛宝,理应救世,却造出杀孽,要你何用。”宁宇闭上双目,悲天悯人至极,竟然将手中的青灯就这么丢了出去。

    青灯在空中划过一道轨迹,众人的眸光随之而动,却无一人敢先动,且不论这有一个不知真假的青州王,还有虎视眈眈的其余人紧盯着。

    宁宇舒了口气,终于找机会把这玩意丢出去了。

    等会他们再打起来,就找机会溜出去,还得借助吴尚的力量,他撇了一眼一旁鬼鬼祟祟的吴尚。

    就在这时,一声清碎的咔嚓声传来,宁宇的脸色僵硬了起来,不远处,青灯落地处,有几块碎片。

    “碎了?”

    宁宇目瞪口呆,不会吧?这青灯这么脆弱,说了两句就不活了?

    场面一时间寂静了下来,目光都再次落在了宁宇的身上。

    吴尚此人更是咽了口口水,现在他信了,宁宇就是青州王,不是青州王,谁还能摔碎青灯啊。

    宁宇沉默了,手心满是汗水,现在麻烦了,不会交代在这里吧,青灯怎么会被摔碎呢,怎么会呢…

    正此时,整座佛殿再次开始晃动起来,而且并不是一阵,晃动不止,轰鸣声不断。

    “震源来自佛殿后的巨大棺材。”复兴教的人找到了来源。

    众人再次把目光放在了宁宇身上,宁宇沉默不语,都看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一声缥缈不定的佛音传来,佛殿外巨大的棺材居然缓缓打开了盖子,一股滔天的佛光散发,一尊佛陀的虚影浮现。

    看不真切,似乎盘坐在金莲上,念叨着这两句诗,身下却是无边伏尸。

    浩瀚佛光直冲云霄,让在场的所有很人都变色,温润的佛光中,有一种难以想象的气息波动。

    太渊三人组尽皆变色,似乎想到了什么。

    吴尚狂咽口气,嘴中呢喃着:“不会吧,不会吧。”

    宁宇也是如此,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不会真因为这几句诗点化了什么吧。

    终于,佛光消散,巨大的棺材中布满了佛念珠,中央有一尊身披龙影袈裟的人影,躯体似金玉一般,散发着一种芬香。

    头顶光秃秃的,面目也没有任何毛发,太渊三人组彻底变了颜色:“青州王!”

    吴尚则瞳孔地震:“天龙袈裟,卧槽,天龙寺的镇寺之宝,居然被埋在这里,智空老和尚,你真敢赌啊!”

    此刻,这道人影缓缓睁开了双眼,眸光同样璀璨,让众人不敢直视。

    “地藏王出世了,师傅你看不见真是太可惜了。”吴尚瞪大了眼珠,即使眼泪狂流不止。

    传闻中的地藏尸王,与旱魃同等尊位,尸中王者,却截然不同的生灵,真的出现啦。

    下一刻,那人影就消失了,恍惚间,就出现在了宁宇的身前。

    宁宇浑身僵直,那是来自上位者的威压,地藏尸王是堪比人间仙神般的人物,是超越法身的强人。

    “多谢点化之恩。”地藏王恭敬的行了个佛礼,身上的袈裟隐约有龙形虚影浮现,白色的丝线上穿插着金色的鳞片。

    “怪不得这些年天龙寺这么低调,天龙袈裟居然被智空埋在了这里。”吴尚嘀嘀咕咕个不停,心情显然非常激动。

    “应该的,应该的。”宁宇僵硬的回答,在自己的天生法眼中,地藏王犹如一尊炽阳,散发着难以想象的光辉。

    “我在虚无中浑噩,先闻有为法,又听菩提台,才彻悟佛法,如此佛揭,实在惊人。”地藏王叹息道。

    他随后一挥,由于佛殿震荡,散落在各地的青灯碎片纷纷聚合,表面的青铜居然在脱落,如同锈蚀的碎片。

    晶莹如玉的青灯显露出来,剔透无比,散发着一种温润的光华。

    “你说的很对,本是佛宝,却引来杀孽,有何用?”地藏尸王如同刚刚的宁宇一样,低头看着青灯,似乎下一刻就会丢出去一样。

    “别,别…”宁宇急忙拦住,自己刚刚只是口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