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蹭助攻

第二十六章 蹭助攻

    阴森锁链哗啦啦的响动,缭绕在魔道人的躯体上,即使下一刻锁链就被魔道人身上的尸火灼烧而断,可这片刻的功夫,鬼老所化的地虎就咆哮而来,撞在了魔道人的身上。

    轰!

    一声巨响,滋啦啦的声音响起,满天的黑雾弥漫,地虎消散,魔道人3咆哮不止。

    城主皱眉,大手一挥,烟气散尽,只见魔道人的躯体让上果然没有了尸火,而鬼老则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可以说是死无全尸。

    此时,半空中的城主神色才缓和了下来,淡淡的说了个“好”。

    魔道人咆哮,血气与煞气互为相克,鬼老以一身血气,硬生生浇灭了刚刚诞生不久的尸火。

    李浮屠完了,鬼老也死了,东城义庄如今只剩下小猫两三只了,宁宇装模作样的摆开架势,实则在不断的瞅着半空中的两位。

    都现在这样了还不下场吗?不会让我们几个小家伙去磨魔道人吧,怎么会有这么怂的人。

    宁宇脸色漆黑,拉起跪在地上的婉玲又撤出了一段距离,主要是自己单独后撤显得有些怂了,拉起婉玲还可以说是关心大师姐。

    如此情形下还有这种心思,称的上是临危不乱了,宁宇给自己点了个赞。

    还好,宁宇预料中最坏的情景并没有发生,或许也是城主明白,靠他们几个根本不可能阻止的了魔道人,只是徒徒为魔道人补充能量。

    下一刻,城主的身影落下,金丝虎袍,带着一种难言的威压,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之人。

    若非之前在vip座位看了半天的戏,宁宇还可能对其抱有更大的尊敬。

    “魔道人,你闯下幽州七城,又在本城兴风作浪,犯下无边杀孽,罪该万死。”城主大人先是让自己站在道德高点,呵斥了一阵魔道人。

    老官僚了,不上来直接开干,还要耍会嘴炮。

    自己刚刚在上面看戏怎么不说,宁宇暗中撇了撇嘴。

    “哈哈,聂狂人,你真是对不起自己这个名字,对不起聂这个姓,坐视麾下送死,以削弱我的实力,这就是你太渊皇室的作风吗!”

    魔道人猖狂的大喝,即使尸火无法在短时间内再次催生出来,但周身的尸煞气还是源源不断的滋生。

    太渊皇室?

    此话一出,众人都有些震惊,小小一个黎城的城主居然是太渊皇室。

    但宁宇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皇室果然在黎城有自己的布置,目的就是为了青州王墓。

    聂狂人?狂哪儿了?宁宇无语,他与这魔道人也有了一丁点共鸣,的确不配这个名字。

    “猖狂!”聂狂人冷喝,从腰间抽出一柄泛着莹白色光辉的长刀,淡淡的冷雾弥漫开来。

    这是一柄不凡的武器,刀周身的空气都凝结成了冰珠,聂狂人长刀挥出,数十丈的冰罡汹涌澎湃而出,沿途的大地都蒙上了一层冰。

    魔道人想反击,然而躯体却难以动弹,五鬼从背后而至,依附在他的四肢上。

    轰!

    冰罡顶头劈在了魔道人的头颅上,一股浩瀚的波动逸散,宁宇几人止不住的被逼退。

    咔嚓咔嚓!

    冰罡层层断裂,魔道人的头颅毫发无损,连发丝都没有掉落。

    下一刻,寒芒飞出,竟有一箭破空而来,射在了魔道人的头颅处,未立寸功,跌落在了地上。

    嗯?

    场中人都有些迷茫,聂狂人扭头,竟是宁宇开弓,一脸的悲愤之色:“庄主!”

    他大喝,情真意切,再次拉弓,魔道人视若无睹,这攻击和蚊子挠痒差不多。

    聂狂人皱眉,倒也未说什么,只当是宁宇悲愤攻心。

    实际上宁宇刚刚才想起来,自己看戏看的欢快,等会魔道人被镇压了,和自己的有个屁的关系。

    自己的遗憾奖励怎么办?所以宁宇硬着头皮也得蹭点助攻,以完成那几位大师的遗憾。

    一旁的风水师皱眉冷喝:“城主,先破其躯,他躯体不全,借用外躯才能发挥实力,先破其外躯。”

    聂狂人眸光一凝,躯体上蒙上了一层金光,符文闪烁间,有一条龙形虚影浮现,随后他手持长刀直接冲了上去。

    魔道人浑身尸煞气澎湃,逼退五鬼,左腿抬起,一脚踢在了长刀上,聂狂人左手持刀,右手握爪。

    五指金光闪烁,隐约间化为龙爪,手臂上缠绕金龙,朝着魔道人的胸膛而去!

    魔道人双臂横握,想要抵挡,但聂狂人手臂上的金龙咆哮而去,冲来了魔道人的双臂。

    一声入肉音,聂狂人右手深深的刺入魔道人的胸膛中,魔道人发出一声怒吼,稀疏的发丝无风自动。

    而后,五子化身又降,抱着魔道人的四肢就开始撕咬。

    还伴随着宁宇毫无建树的弓箭射在魔道人身上。

    “城主大人,我来助你!”

    义庄外传来一声呼喝,大批的人马纷涌而至,七道血色钉刺射入魔道的躯干中,封其关节。

    又有黄纸大网从而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将魔道人网住。

    亦有煞气沿地而走,束缚在魔道人的躯体上。

    城中各大势力的人都到了,各施手段,聂狂人右手缩回,手中捏着一颗黑色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魔道人的瞳孔收缩,左腿各头颅从李浮屠的躯体上脱落,外躯已死,魔道人的威势去了大半。

    头颅想腾飞而起,满天的血气手段又将他镇压而下。

    五鬼化身按住头颅以及左腿,风水师和聂狂人走了上来,俯视着面目狰狞的魔道人。

    “你们挡不住的,太渊皇朝气数已尽!”

    “我区区一个法身境就搅的你们不得安宁,太渊皇朝威势不再!”

    魔道人大声呼咆哮,尸煞气涌动不止,聂狂人面无表情。

    风水师拿出了三根黑色的针,散发着淡淡的乌光,若仔细看,其上还有扭曲的鬼人头颅。

    “蚀魂针,这次你跑不了了。”风水师将三根针从魔道人的眉心,以及太阳穴中插了进去。

    “啊!”魔道人发出痛苦的哀嚎,从七窍中逸散出无尽的尸煞气,直冲云霄,被风水师用一个灰色罐子收了起来。

    就在尸煞气消散的瞬间,众人的最后面,一直射箭的宁宇突然跌坐在了地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求点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