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从道法古卷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九公主竟然是我师侄?(求订阅、月票3/4)

第十章 九公主竟然是我师侄?(求订阅、月票3/4)

    朱幼徽。

    按照此女所说,她是崇贞皇帝的次女,坤兴公主。

    这可真是出乎周长青的预料。

    他想过眼前的少女,会是某个修行门派的弟子,毕竟其出现在妖魔的洞窟之内。

    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大炎的公主。

    “大炎终究是亡于崇贞,可与前世不同,多续了二年,直到崇贞十九年,炎京才被攻破。”

    在这期间,水泥所打造的建筑,起到了很大的效果

    但想到之前朱幼徽说的话,周长青心中复杂。

    当敌人拿出威力更强的火器,或者是内部出现巨大的问题之时。

    这建筑,也只是建筑。

    周长青本以为在这道法昌隆的世界,不应该会如此才对。

    毕竟,不管是阴司还是镇魔司,都能很好的监管天下。

    怎么就灭的这么快呢?

    “他奶奶的,便是我师兄文玉都能从一个叛徒变成为天下捐躯的烈士。

    为啥带来了水泥这种国之重器,仅仅只延续了二年的寿命?”

    想到这里,周长青忍不住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

    这也是朱幼徽在面前,他需要顾及一下自己谪仙一般的面子,否则早就骂出声了。

    周长青现在有些犹豫,若是大炎的最后一位帝王,真如前世那位气节十足的帝王一般,怎么都扶不起来。

    他是不是得考虑一下换一个人,比如在宫殿里得到了墨家真传的朱子校。

    从前几次演化的未来来看,这位在位之时,大炎的国力还是非常昌盛的。

    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专心搞科研的帝王,在他执政的时期,推行科学民主之道,所遇见的阻力应该会更小。

    是的,周长青虽然打算扶一位帝王,以保证天下国泰民安,天下不被异族践踏。

    但却从来不指望,继续维持家天下那一套。

    周长青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人人如龙的世界,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创造一个太平盛世。

    这一点,在后世已经得到了验证。

    若是能够创造出一点,也不枉他来这世界走上一遭。

    见过古卷世界里这么多的惨剧与流离失所,见过妖魔圈养人族之后,他更加确认这一点。

    既然要做逍遥仙,又得在人间斩妖除魔,那扛起这座大山又如何?

    想来,等到他能扛起这座大山的时候,也已然到了一剑光寒十九洲的时候。

    只可惜若非天下大变在即,且在这种道法显世的世界,短短几年的时间,周长青自己都不敢保证,能够先一步举世无敌,可以横推任何一方。

    否则他也不用扶什么人了,直接镇压天下,按照后世的想法来组建,岂不是更好。

    可就算他真的可以镇压天下,想要彻底的改变,也需要先疏导人心。

    若是纯粹的以武力威压,怕是到时候一件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反而是因为事事累积在他的身上,还会有碍修行。

    须知,那位王莽大爷,下场可极为凄惨。

    所以改变之事,需要徐徐善诱。

    唯有使得这天下的百姓,都开启了明智之后,主动的去思索,才能形成真正的壮举。

    故而,需要借力。

    而谈到借力,有谁能够比天子守国门的大炎更适合。

    虽然现在的大炎肯定是崩盘了,但是他所在的大炎,还没有。

    想到这里,周长青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面前的朱幼徽。

    说起来,他能信任此女之话,还是因为此女也见过他在稷下学宫的雕像。

    并且在两相验证之下,对方说出了不少关于文玉师兄的事。

    “雕像之事,势在必行。

    而建立雕像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开始推行红薯,只可惜没有找到土豆。”

    想到古卷储物空间内放置的一百斤得至刘家村的红薯,周长青在心中有些可惜。

    他倒是针对红薯一事详细询问过那白衣神女和白蛛娘娘。

    只可惜,这二位也是从其他妖魔那里侥幸得来,并非知道真正的发源地。

    好在现在红薯已经到手,倒也不是一无所获。

    “这天下都已倾覆了一半,只是这些,根本就救不了他们。”

    见周长青似乎出神,朱幼徽叹息道。

    其实,在认出眼前这人就是当年主持稷下学宫的大儒时,朱幼徽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

    这复杂,来源于文玉。

    因为在稷下学宫还没有彻底覆灭之时,作为稷下学宫的一员,又是文玉弟子的她,从文玉口中听了不知道多少次,周长青的名字。

    按照她的师尊文玉所说,若是当年周长青没有突然消失。

    稷下学宫的声威定然远远不止现在,甚至说不定真的能够改变整个大炎天下。

    只可惜,这一切只是假如。

    真相是,她的师尊死了,炎京灭了,而她也成为了一个亡国公主。

    只是,她没有想到,在她陷入妖魔手中之时,将她流出来的人,竟然是这位失踪了二十几年的小师叔。

    这种复杂的情绪,使得她虽然告知了周长青自己公主的身份。

    却下意识的隐瞒了自己是文玉弟子的事。

    “我眼下,所能救的,也只有他们。”

    看着眼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公主殿下,周长青轻声说道。

    “按照你之前的说法,你要过江前往南方去找你的弟弟。

    好扶持他继承大位,以此来对付蛮清的进攻,继而匡扶天下。

    看在文玉师兄的份上,我会带你前往南方。”

    周长青沉声说道。

    他又不是傻子,寻常的学生,又怎么会知道自家师兄那么多的事,甚至连美人册都能隐晦点出。

    眼前这位大炎的九公主,不是和她师兄有暧昧,就是关系斐然。

    毕竟,自家师兄不仅闷骚,骨子里也有着高傲。

    不是聪颖之人,或者没天资绝色,根本无法入其眼。

    看这位公主此前言语之中的尊敬,怕除了寻常的师生之外,还完全得到了师兄的认可,甚至是衣钵。

    左右现在还没有那飞天浮屠的消息,不如先护送这位极有可能是自己师侄的公主再说。

    全力御剑飞行之下,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更重要的是,周长青到现在都不知自己现在在哪个方向。

    靠师侄指路,可还行?

    “去江州吧,我与镇魔司的左大人有过约定,在江州汇合。”

    朱幼徽说道。

    不管再怎么心情复杂,她现在的确需要这位明明是儒家大佬,偏偏跑去修道的小师叔帮忙。

    “江州,倒是好久都没有去过江州了。”

    听到江州两个字,周长青的双眼,顿时浮现了追忆。

    “也不知现在的江州如何了,想来有王兄在,阳明学院应该依旧健在吧。”

    周长青缓缓说道。

    “阳明学院虽然还在,但我逃难之时,听说清军已然开始攻打扬州,而我被妖魔困了一月有余……”

    还没等朱幼徽说完,一阵大力便将她席卷起,在周长青的带动下,开始扶摇直上。

    “速速为我指明扬州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