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开局变成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乾坤弓 震天箭

第二十五章 乾坤弓 震天箭

    陈塘关,狂风骤雨,山洪暴涨,百姓蚁群一般攀山而上,躲避着山洪和妖魔邪祟的攻击。

    大地微微拱起,箭一般冲向人群,一头一丈多长的巨型蜈蚣破土而出,口器锋利,妖身通红,百足乱抓,对着惊慌失措的人群吐出乳白色的毒雾,毒雾被暴雨冲刷,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吸入毒雾的百姓们忽然觉得头晕脑胀,眼前一花,身体软软栽倒,同族的人急忙来救,却见倒下的几人面容铁青,浑身抽搐,已经气绝身亡。

    那几人刚要起身,忽然嗅到一股奇香,再想挣扎已经来不及,口吐白沫翻身栽倒,巨型蜈蚣张开血盆大口狂吸,几人的魂魄随风吸入体内,正要分食尸骸,空中响起嗡嗡的呼啸声。

    大蜈蚣吓得魂不附体,钻入大地之中,土浪滚滚,停在人群脚下不动。乾坤圈飞到高空,在天上瞄了一阵,无计可施,又无奈地飞了回去,大蜈蚣借着土行之术,赶紧钻走,借着黑夜的掩护,钻到另一群百姓脚下,继续吸食魂魄。

    雷震子和哪吒眼见百姓惨死,妖邪肆虐,急得满脸通红,却又无可奈何,山中的妖魔邪祟们和逃命的百姓混在一起,在黑夜里一窝蜂地到处乱跑,短时间根本无法分辨,正在焦急之时,身后一声鹿鸣。

    两兄弟回头望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骑着梅花鹿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身材高大,体态消瘦,大耳垂肩,面容威严,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见两兄弟望来,和善一笑。

    “两位小英雄,我乃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和太乙真人是同门师兄弟。妖邪狡猾,故意藏身于人群之中,让你们兄弟投鼠忌器,伺机残害百姓,你们是否为此烦恼?”

    哪吒一听是太乙师尊的师兄弟,赶紧跪倒,口称师伯,热络道:“师伯明察秋毫,确实如此。我和兄长自告奋勇来到九凉谷除妖,那些妖物敌不住我兄弟,躲入百姓之中,甚是滑头。”

    雷震子面色微变,充满怀疑地望着燃灯道人,他的父亲自小告诉他,阐教中人皆是心狠手辣之辈,是父子俩的仇敌,绝对不可轻信,他一把拉过哪吒,护在身后,戒备地说道:“这位仙人,您有什么办法不妨直说。”

    燃灯道人笑道:“你们两位道童自幼在陈塘关长大,却不知陈塘关的一个秘密,当年轩辕皇帝大破蚩尤时曾留下一副弓箭,名唤乾坤弓,震天箭,威力无穷。陈塘关临近东海,北方是群山峻岭,距离朝歌城很远,很容易受到妖魔邪祟和东海水妖的攻击,天子救援不及。殷商先帝祖乙赐给陈塘关乾坤弓,震天箭,作为威慑四方,永镇商土的陈塘关之宝。”

    “你们两兄弟弓马娴熟,道法精纯,可以去南门城楼试一试,听说几乎没有人能拿得起来,你们两兄弟也够呛!”

    乾坤弓?震天箭?两兄弟从未听说过如此重宝,还想再问,燃灯道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两兄弟紧忙来到近前,在泥泞的山坡上看到梅花鹿脚印。

    雷震子紧遵父训,拉住哪吒,劝道:“二弟不可轻信,我父亲告诉我阐教上下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位燃灯道人藏头藏尾,不去捉妖,必有所图,可能是妖怪变化的幻影,想要骗走我们,继续欺负百姓,二弟万万不可上当。”

    哪吒连忙摇头,用手指着梅花鹿的脚蹄印,反驳道:“兄长,那脚印不正是梅花鹿的脚印,我看那老头满脸正气,不似坏人,再说阐教也不一定都是坏人嘛,我的太乙师尊对我可好了。”

    见兄长面色不善,哪吒笑道:“兄长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妖怪隐藏在人群之中,也着实难除,这样吧,你我兄弟分开,我去陈塘关取乾坤弓、震天箭,你和大牛在这里剿灭妖人,这样两全其美,岂不美哉?”

    “哦?”

    雷震子心中一动,想要劝阻二弟,仔细想了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他用力拍了拍哪吒的肩膀,不放心地说道:“你去南门城楼取了乾坤弓,震天箭赶紧回来,不要和守城士兵,和你父亲起冲突,切记不要滥用道法,伤及无辜。”

    哪吒点了点头,开朗笑道:“兄长放心,我去去就回。”言罢伸手接住雨水,捧在手心轻轻一吹,雨水荡起一阵波纹,踪迹消失之时哪吒消失不见,空中一道旋风奔着陈塘关的方向飞去。

    雷震子见哪吒借水遁赶向陈塘关,心中七上八下,小神牛来到雷震子身边,用大头蹭了蹭白痴小主人,雷震子环抱牛头,低下头颅和小神牛碰了碰头,心中大定,纵身骑到牛背之上,小神牛四蹄如飞,脚踩雨水,向着大蜈蚣冲去。

    蜈蚣妖吸食魂魄吸食得正起劲,耳听脑后哞哞牛吼,回头见弯月巨牛恶狠狠冲来,头顶的一撮绿毛迎风乱晃,牛背之上国字脸的大汉挥舞着百钉狼牙棒恶狠狠望向自己,纵身一跃便要遁入大地之中。

    “道友们救我,道友们救我!”

    空中忽然荡起一阵涟漪,空间忽然如水一般流动,苏妲己身披大红八卦道袍从虚无之中走出,她面带冷漠,居高临下地望着大蜈蚣,掐诀念咒,雨水凝聚成一把把锋利无比的水刀,随手点指大蜈蚣,锋利的水刀好似被磁铁吸去,乱刃刺向大蜈蚣,大蜈蚣锋利的外骨骼在水刀面前仿佛薄纸,顷刻间被万剐凌迟。

    水汽氤氲,薄雾涌起,水汽汇聚成一颗硕大的水球,数百年道行的蜈蚣妖在水球之中哀嚎,挣扎,嘶吼,发出一声声悲鸣,苏妲己瞥到自己的傻儿子,轻飘飘落到牛背上,背后水球破裂,红白之物流了满地,吓得十几只妖魔邪祟顾不上吸食魂魄,屁股尿流地逃向深山。

    “我儿怎么不穿戴盔甲?为将者不可以轻装上阵,你父亲白教你了。咦,哪吒怎么不在你身边?”

    雷震子笑嘻嘻来到母亲面前,解释道:“娘亲,那些妖魔藏身到百姓之中,我和哪吒很是头痛,突然来了一个骑着梅花鹿的老者,自称阐教的燃灯道人,他给我和哪吒出了个主意……”

    苏妲己惊得柳眉倒竖,凤眼圆睁,怒斥道:“糟了,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