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开局变成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棋子

第二十一章 棋子

    无终山下,山花烂漫,桃杏争妍,山色重叠,美不胜收,一座座高耸的山峰在蓝天的映衬下更加伟岸。山峦连绵,放眼望去,苍翠欲滴,层林尽染,太乙真人和一老叟树下对弈,在天地之间,在山水之中,孤独伫立。

    轰隆隆的风声传来,远处一道亮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顷刻之间地动山摇,那老叟缓缓抬起头,眉宇之间掠过一丝威严,睁开浑浊的眼眸,望了一眼天边金灿灿的光芒,淡淡地说道:“萧臻师弟动用了天臻珠,看起来那龟无壳还是有些本事的。”

    太乙真人缓缓抬起眼皮,白眉一挑,说道:“燃灯师兄,纵使萧臻师弟动用了天臻珠,依旧不是龟无壳的对手,那龟无壳在五行遁术上的造诣,连我都十分佩服。师尊真想要龟无壳的命,也不会派萧臻师弟动手,师兄能否告知,师尊究竟想要什么?”

    燃灯轻轻一叹,拿起一枚棋子轻轻地放到棋局上,并未帮太乙真人解惑,缓缓地说道:“三教共立封神榜,九州八荒是棋盘,几位圣人对弈,我辈中人皆是棋子,需要上棋盘厮杀。有些人是弃子,有些人是后手,有些人则是诱饵,有些人是变数,龟无壳是变数。”

    “所谓变数并非是决定胜负的杀招,而是一种机会,一种博弈的手段,须知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两教阐截分。圣人之上还有圣人,一切不过是命中注定罢了。”

    太乙真人默然,燃灯道人也不再说话,两位身份尊贵的教主(副教主)醉闻草木的芬芳,聆听着山泉汩汩流淌,都在静静地等待着。

    九霄之上,一颗晶莹剔透的种子扇动五色翅膀,呀呀呀地叫着,直扑天臻珠而去,天臻珠大放光芒,亮白色的金锐之气喷涌而出,光芒所到之处,天地万物无不崩坏,混合着星光的金之力锋利无比,无物不斩。

    亮白色的光芒照耀在五彩种子身上,种子在刹那间千疮百孔,濒临崩溃,下一刹那,一丝丝火舌从孔洞之中窜出,将万道金光烧成白色蒸汽,一张嘴将白色蒸汽吸入腹中,千疮百孔的身体在第三刹那恢复如初,依旧慢悠悠地向着天臻珠飞去。

    萧臻眉头紧皱,自思道:“师尊传我剑锁金兽,星力凝金之法,我纵横四海八荒两千年,从未遇到过对手。天臻珠一出,锁住雷兽,用星辰之力转化金之力,万道金光洒下,敌人瞬间被锋利无比的金之力洞穿。龟妖那颗彩色种子既非内丹,也非法宝,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抵得住如此狂暴的金之力。”

    萧臻心中惊慌,不断催动‘天道符文’,天臻珠越来越亮,万丈之内,将天地万物射得千疮百孔。实力之外,金光夺人二目,陈塘关的百姓目不能视物,耳不能听声,在倒塌的楼阁废墟下挣扎求生,哀嚎震天,惨叫连连。

    那颗长着翅膀的彩色种子舒服地在金光之中哆嗦起来,摇摇晃晃飞到天臻珠面前,伸出十几道火焰组成的根须将天臻珠死死缠住,用脑袋磕了磕天臻珠,东瞧西看寻找天臻珠最薄弱的地方。

    萧臻脸色铁青,双眉拧成了一个疙瘩,想要以御剑神术控制天臻珠,却被一股同根同源的力量阻碍,天臻珠狂暴的力量无差别地射向四面八方,萧臻连换数种控制、反制的手段全部无效,金光席卷而来,逼得他遁下九霄。

    “孽畜,你用了什么妖术邪法,旁门之术?竟然从我手中夺去了天臻珠。”

    张小怂眯着眼睛望着九霄之上的斗法,并不理会萧臻的聒噪。那颗长着翅膀的彩色种子拍西瓜一般拍了一阵,找到了最薄弱的地方,晃了晃脑袋,用头猛地一磕,居然将天臻珠磕出一个缺口。

    吼~

    被星图控制的金兽狰狞一声怒吼,狂暴的精神攻击从缺口处喷涌而出,躲在远处看热闹的炼气士们纷纷中招,捂着脑袋在空中来回翻滚,下饺子一样自空中坠下。

    彩色种子恍如不知,看了几眼,身上现出一层火焰组成的铠甲,将全身罩住,舞动着十几条火焰触须,背后的小翅膀来回扇动,噗呲一声钻了进去。

    萧臻惨叫一声,只觉得头晕脑胀,昏昏沉沉,分不清东南西北,驾不住风踩不住云,大头朝下自空中坠落。

    无终山下,燃灯道人一甩黑袍,脸上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责难道:“五行相生相克,萧臻师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飞翅五色种子就是普通的五行之力,以火克金,以金生水,以水生木,以木生火,用三味真火烧灼天臻珠纯粹的金之力,利用五行相生转化更强大的火焰,不断循环。三味真火可用三光神水灭之,这里临近大海,水气源源不断,萧臻师弟竟然想不通,着实让人费解。”

    太乙真人两指拈住棋子,落到棋盘之上,幽幽地说道:“萧臻师弟太过狂妄,不知虚实,以魂御剑,输得不冤。师兄,这一步棋下错,可有后招?”

    燃灯道人呵呵地笑了起来,抬起头,用一种奇怪,莫名的目光注视着太乙真人,道:“师弟不必探我虚实,你我都知道萧臻师弟不过是师尊的弃子而已。师尊想要的,是那个身犯一千七百杀劫的转世灵珠子,未来西岐杀人不眨眼的魔童先锋,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天命难违,宿命难逃。哪吒最终还是会变成灵珠子,师弟你能嗅到东海狂涌的水汽吗?”

    太乙真人默然,垂头无语,手中的棋子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他想起数千年前,那个朝着苍天怒吼的自己,那个坐在麒麟崖边幻想着自在逍遥的自己,那个站在师尊身后恭恭敬敬,目光呆滞的自己。

    哪吒啊!你是灵珠子还是哪吒,需要你做出决定。虽然这对于一个七岁的孩童来说,太过残忍。师尊无能,师尊无能!无法护你周全。

    太乙真人叹息一声,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将手中的棋子捏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