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开局变成龟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聒噪

第十六章 聒噪

    东海,冰淼水营。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八爪鱼司号手捧着巨大的海螺,吹着怪异的螺音,怪异的声响传出去多远,横行蟹士轮长剑,直跳虾婆扯硬弓。红眼马郎南面舞,黑甲将军北下冲。水兵们按照兵法一板一眼地练习着配合。

    四海广阔无垠,深邃海沟之中藏着无数的洪荒异兽,不时有海兽从黑漆漆的深渊里来到浅海捕杀水族,水兵们以阵法破之,久而久之阵法成了本能,成为了每一个水兵的必修功课。

    水营大门,一只鱼头怪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咕噜咕噜地乱叫,高喊救命,嚷嚷着几处交配之岛被飞来的修真者剿灭,所有的鱼人都惨遭杀害。

    消息很快在水兵之中传播开来,众水兵议论纷纷。

    “各位兄弟,不好了,听说疯乌龟发现了交配之岛,恼羞成怒打了过来,这次疯乌龟恐怕真的疯了,很多岛屿都遭到了他的血洗,许多兄弟惨遭杀害。”

    “不能啊,这些岛屿被龟丞相用雾隐之瘴罩住,雾隐之瘴是龟丞相的法宝,除了诸般妙用,还能阻止同族之间的感知,龟丞相和疯乌龟同属龟族,按照道理说疯乌龟即使有海图也找不到这些岛屿在哪。”

    “是不是那疯乌龟下海游泳,一路被海水冲到了交配之岛?”

    “不可能,疯乌龟的妖身大如山岳,浮起来比鲨鱼岛都大,什么浪能推得动他?”

    水兵们议论纷纷,鳖总戎眉头一皱,厉声呵斥着虾兵蟹将,挺着大肚子走到营外,一把抓住鱼头怪,怒斥道:“咕噜奔波,你乱喊什么?扰乱了军心,小心老子拿你下酒。”

    咕噜奔波是人族和妖族交合剩下的怪胎,鱼头人身,脖颈上长着六道鱼鳃,身上满是鱼鳞,平时负责给几座交配之岛送补给,闻言苦着脸道:“大人,我去海中的海市采购咸鱼,用须鲸驮着前去送货,见交配之岛上尸横遍野,鱼人,鱼人们都死了,尸骸被打得四分五裂,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我吓得魂不附体。去其余的海岛哨所寻找水兵求助,发现水兵们都死了,我能找到的所有岛屿都被洗劫,所有水兵都被打得四分五裂。”

    鳖总戎脸色大变,鱼人怪胎被一网打尽他并不关心,不过是少了一些找乐子的地方。海岛哨所被全歼了,哨所中的水兵被杀,龙君追究下来,他承受不住。

    这些水兵多数标名在册,高级将领在凌霄殿御笔点差,算是天庭的仙吏。无端被杀,天庭查下来,无论主谋是谁,他这个冰淼水营总戎必然会被治疏忽职守罪,大好前途白白断送。

    “点兵,点兵,咕噜两头鲨将军,点三百名海豚骑手,五百辆巨蟹战车,八百名飞鱼弓手,五千虾兵随我来斩杀此恶贼。”

    “大人,要不要先禀报龙君?”

    鳖总戎一把抓过多嘴的鯾提督,铁青着脸,怒道:“告诉龙君?告诉龙君老子就被龙君抓去煲汤了,只有抓住恶徒再去水晶宫请罪才能免去一死。你们谁敢多嘴,老子不介意晚上下酒菜多上几种口味。”

    下属们噤若寒蝉,鯾提督连滚带爬地跑去点兵,呜呜呜的海螺之音响彻海底,四处游曳的水族四散奔逃,许久未出兵的龙宫水营忽然旗帜一分,训练百年的水兵狂涌而出,气势汹汹地向着海岛杀去。

    萧臻脚踩虚空,在空中慢慢地踱着步,慢悠悠地追杀着鲨鱼岛最后一名水妖。百年鲨鱼精鬼鲛,鲨鱼岛的大统领,五百年修为,已经跨越了水族的界限,一脚迈进了修真界。他也凭借着刀枪不入的强横妖身,钢筋铁骨的坚硬骨骼,成为了东海小有名气的年轻俊杰。

    此刻,他只能在萧臻的脚下不住爬行。

    鬼鲛眼窝塌陷,一只眼被打爆,血迹斑斑,伤痕累累,不住地向后退去,一边爬一边回头嘶吼道:“你,你到底是谁?我可是凌霄殿御笔点差的岛主,你不分青红皂白闯入鲨鱼岛,见人就杀,逢人便砍,妇孺小孩都不放过,就不怕天庭查下来吗?”

    哈哈哈哈~

    萧臻朗声大笑,嘴角抽搐着,表情有些癫狂,他狂笑道:“天庭会管你们这群披毛戴角,胎卵湿化的畜生?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们不过是天庭镇压海沟洪荒巨妖的工具罢了,除掉一批,立马会有一批新的补上。”

    “妖族就应该活在人族的兽栏里,那里才是你们的荣耀和归宿。”

    萧臻说完,肩膀一晃,天臻剑出鞘,鬼鲛的身体被一分为二,横死当场。一道魂魄直奔幽冥而去,空中白光一闪,鬼鲛的魂魄魂飞魄散,天臻剑飞回,自动落入剑鞘之中。

    “荒唐,无聊!师尊竟然派我杀戮这些无名之辈。我倒是很想会会截教妖仙龟无壳,看看这个能将云中子师兄逼得铩羽而归的截教异端有什么能耐。”

    鳖总戎骑着一头巨大的蝠鲼,巨兽喷着水汽,从水底一跃而出,掀起滔天巨浪,翻滚着向鲨鱼岛涌去,海豚猎手们越出水面,高举着巨大的水叉,单臂托举,锁定了空中盘膝而坐的臻道人。飞鱼弓手张弓搭箭,这种箭矢非同寻常,用一种特殊的珊瑚做箭杆,鲨鱼牙齿做箭头,海鸟的飞羽做箭羽,飞鱼弓手时不时踩水跳到空中,在空中调整姿势,瞄准萧臻。

    “那道人,你究竟是谁?和我们东海水族有何仇怨?为何要屠戮无辜的无辜水族,连老幼妇孺都不放过?”

    萧臻睁开了眼睛,淡淡地说道:“还要我说多少遍?妖族就应该活在人族的兽栏里,那里才是你们的荣耀和归宿。人族奉天应命、天生高傲,却被你们抓到罪恶之岛上,当成了交配繁衍的工具,仅凭这一点,你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鳖总戎勃然大怒,怒道:“贼道人,你可知你们人族强掳去多少水族?哪一族没遭过人族的毒手?被强掳去的龙女蛟女,蚌女鲛女,不是一样被人类贵族当成玩物?”

    “海人鱼,东海有之,状如人,眉目、口鼻、手爪、头皆为美丽女子。皮肉白如玉,发如马尾,阴形与女子无异,临海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这句话没有刻在你们商人右学的《百族录》中?”

    “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