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开局变成龟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渔村里的黑影

第一章 渔村里的黑影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九湾河冻成冰坨,冰层从河滩一直向大海深处蔓延而去。有福村紧邻海边,天刚黑,家家户户将火炕烧得滚烫,准备进入梦乡。

    “孩儿他爸,柱子想要识字,今天下午哭着让我教他写字,我哪会写字,你想想办法,也不能让他和我们一样,一辈子打渔为生。”

    炕头之上,亲热完的女人抱着枕头,眼望着漆黑的木屋,耳听着屋外呼啸的狂风,将儿子想要识字的事情说给丈夫听。

    黑暗之中,点点亮光闪烁,男人“大头鱼”叼着烟袋,猛嘬了几口,烟呛了嗓子,咳嗽了几声,笑道:“柱子咋突然想要识字了?之前想把他送陈塘关里学识字,他死活都不愿,为了这件事还离家出走,在树林里睡了几天,差点被海妖抓去。”

    女人翠花笑道:“今天柱子出去玩,发现玩伴们都会写字,就他不会,被人笑话了,这才求我识字。”

    “龟球球的,没出息,将来也是靠龙王爷吃饭的东西。你看邻村的刚子,学会了写字,去陈塘关里找了活计,在李总兵手下做了文书,光宗耀祖,一辈子远离渔村。”

    听自家男人贬斥儿子,翠花有些羞恼,怒道:“人家刚子的老子就有出息,每次捕的鱼比谁都多,赚的钱也多,儿子能没出息吗?”

    橘黄的火光在黑暗之中亮起,照得男人的脸阴沉不定,随后亮光急速熄灭,男人的脸消失在黑暗之中。一口烟雾吐了出来,男人幽幽地说道:“翻车鱼媳妇都献祭给海妖了,捕捉的鱼能不多吗?”

    翠花吓得一哆嗦,猛地从被窝里坐起来,神秘兮兮地钻进男人的被窝,有些八卦地问道:“真的?翻车鱼媳妇那么年轻,模样俊俏,身板标致着呢,他就舍得?”

    “呼,有啥舍得舍不得的,再标致也是渔夫,一身的鱼腥味。有了钱,自然希望做官死媳妇,不只是媳妇,翻车鱼的父母都被他献祭了,现在估计早变粪土了。你现在知道每一次出海,我们往往空手而回,他每次满满一船鱼了吧。”

    翠花捂着嘴,双腿缠住丈夫的腰,钻到他怀里,小声道:“真是人面兽心,为了更多的鱼,连父母媳妇都不要了。”

    “不算新鲜,有了钱,把房子和船变卖,搬家到陈塘关里,找人做媒,娶一个黄花大闺女,快活一辈子。陈塘关有城墙,有军队,有总兵大人,海妖不敢进去,哪里像我们沿海的渔村。生与死全看龙王爷的心情,不献祭喂饱了海妖,不是遭穷就是遭难。”

    “孩儿他爸,你说海妖有那东西吗?我听说年轻女人被抓走不会被吃,会被圈养起来替海妖生孩子,我听婶子们说,海上的小岛经常有半人半妖的怪物游荡。”

    “咋的,你也想试试海妖那玩意儿?”

    “滚,你瞎说什么呢。”

    小两口正说悄悄话,忽然听到厢房里子一声惨叫,随后传来房倒屋塌之声,吓得渔民大头鱼和媳妇翠花魂不附体,三两下穿上裤子,点起油灯,拎着棍子冲了过去。

    厢房里一片狼藉,土炕塌了一半,儿子柱子踪迹不见,墙壁被撞开一个口子,刺骨的北风从屋外灌进屋中,刺鼻的海腥味扑面而来,地面上一滩腥臭的水渍,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排脚印往远处而去。

    “孩儿他妈,糟了是海妖,海妖抓走了柱子,快敲锣啊,快敲锣啊,海妖进村了!”

    大头鱼嚷嚷着,却不见声息,回头一看,媳妇吓得瘫软在地,直挺挺地不再动弹,他忙用手一推,翠花眼望着他无声地啜泣着,气得他赶紧穿好裤子,拎着鱼叉就冲了出去。

    哐哐哐哐~

    密集的锣声惊醒了熟睡的村民,男人和女人们穿好衣服冲出家门,手里拎着火把,钢叉,柴刀和木棒,见同村渔民‘大头鱼’惊慌失措地往村外跑,连忙将他截住。

    “大头叔,咋的了?”

    “海妖进村,海妖进村了!掳走了我的儿子柱子,大家快走,把柱子抢回来。”

    村民们聚集起来,在里正的带领下奔着脚印消失的方向冲了出去,影影绰绰看到一坨黑影快速移动着,隐隐有孩童的声音传来。

    “追,大家快追,把娃娃抢回来。”

    周围的黑暗愈发阴冷,仿佛加入了某种东西,狂风卷着雪花四散开来,大伙儿耳听着海潮的声音就在耳畔,却怎么也走不到海边,眼睁睁地看着那道黑影沉入茫茫的大海之中。

    “儿啊!我的儿啊!天杀的海妖,天打雷劈的孬货!”那名叫大头鱼的渔民抱着脑袋放声大哭,谁能想眨眼间家破人亡,众村民赶紧安慰,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一行人没有急着回村,反而来到了龙王庙中,对着东海龙王敖光的泥胎塑像不住磕头,祈求龙王爷开恩,让海妖放回被掳走的柱子。

    忙活了一夜,东方微微泛白,舍不得吃的粮食和肉食摆满了供桌,海面之上涛声阵阵,阴风阵阵,寒风刺骨,依旧不见海妖的踪迹,里正有福叟无奈地拍了拍大头鱼的肩膀,转过身,对着一夜未合眼的渔民们喊道:“今天开始,村中的道路挖满陷阱,埋好青铜钉,大竹钉,都回家告诉自己的崽子,没事不要出院门。村口布置拒马桩,布置路障,每家每户的男人排好顺序,轮番守夜,轮番守卫村口,发现海妖出现,立即敲锣示警。女人们也别闲着,也排好顺序,轮番做饭给男人们送吃食。”

    “我马上将此事上报给陈塘关的李总兵,让他派遣大军猎杀海妖。”

    渔民们望着有福叟花白的头发和布满血丝的眼睛,心中清楚,这个冬天必然是难熬的冬天。

    “不好了,不好了,翠花婶子也被海妖掳走了。”

    一个流着鼻涕的少年从村子里跑出,跑得满身大汗,气喘吁吁。

    “啥?呃!”

    渔民大头鱼惨叫一声,昏厥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