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开局变成龟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入魔

第十章 入魔

    苏妲己在荒凉的岛屿上走着,身后跟着一群好奇的生灵们,仙鹿白鹤,彩鸟灵鼠,金猴火猿,伸出手触摸它们也不跑,只是啾啾大叫,讨要食物。

    仙鹿呼气到苏妲己后颈上,痒得她咯咯直笑,抱着小猴子跑进蛇纹瓜皮洞,见张小怂给金银细软分类,用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陶罐装着,拎着放进地窖之中。

    苏妲己娇笑着在他身边翩翩起舞,打趣道:“师尊你不是仙人吗?仙人都应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怎么比俗世的人还要贪财?”

    张小怂心道我也不是仙人啊?我只是一个开挂的穿越者,囤点金银细软自然留着跑路用啊!

    他伸出大手,托着苏妲己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许叫我师尊,叫我夫君。”

    “嗯,夫君师尊!”

    吱吱吱~

    洞府外的金猴火猿等不到礼物,开始破口大骂,张小怂无奈,扛着几麻袋食物走出洞府,分给这些邻居们。苏妲己摸摸这个,戳戳那个,发现这里的动物都傻乎乎的,见到人十分亲切,不知道害怕。几只小猴子爬到苏妲己身上,骑着她的肩头,啃着红薯,帮她梳理头发。

    一道霞光自天边飞来,无视海市蜃楼般的结界,径直地落了下来,霞光一闪,走出一位丰腴妇人。

    她身高七尺有余,身材修长,双鬟高髻,丰神绰约,裹着一件大红八卦仙衣,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身上酒气逼人,喝得醉眼惺忪,摇摇晃晃地来到张小怂身边,一掐张小怂的脸颊。

    “龟崽子,你怎么回来了!”

    苏妲己正在和小猴子拉手,回头见一位丰腴妇人抚摸张小怂的面颊,两个人有说有笑,顿时脸色铁青,呼吸急促,银牙咬碎,怒火中烧,摸出防身匕首,一刀向丰腴妇人的后心刺去。

    张小怂看得清清楚楚,一声大吼似雷霆,惊得小动物们纷纷逃窜,林间嗡嗡直响,压住了浪打礁石的声音。

    “住手!那是我师尊!”

    苏妲己双目赤红,脑内嗡嗡直响,哪里听得进去,用尽全身力气将寒气逼人的匕首向前送去,丰腴妇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苏妲己,随手打个响指,将她定在空中。

    丰腴妇人举起酒葫芦吨吨吨地喝了个痛快,然后围着苏妲己来回绕圈,摸摸这里,捏捏那里,笑呵呵地对张小怂说道:“行啊,老四,出去一趟弄回来一个绝色佳人,我的老四出息了,知道男女之事,知道往洞府里藏女人了。为师没看错的话,此女乃是红颜祸水,绝代妖娆,天生的窈窕玉体,千百年间,能与之媲美的只有有施氏的公主妺喜。”

    张小怂红着脸,温顺地站在丰腴妇人的身后,灵魂之中有一股孺慕之情,这是属于龟无壳的情绪,张小怂鸠占鹊巢,穿越夺舍了他的躯壳,系统强势抹杀了他的意识,依旧无法掩盖他刻在骨子里的情感。

    “老四你有福了,哈哈,哪天师父我给你找几本小册子,让你好好学习一下,不然啊,你真的有可能死到红颜祸水身上。什么味道?朝歌的玄鸟酒?好孩子,好孩子!”

    丰腴妇人嗅到好酒的香味,袍袖一甩,大步向徒儿洞府走去,寻找美酒去了。

    张小怂赶紧将苏妲己中的定身法解开,帮她揉着酸麻的关节,抱怨道:“妲己,你太莽撞了,险些惹下大祸,幸亏我师尊龟灵圣母老仙尊脾气好,要不非得严惩你。”

    一直对他百依百顺,从不拒绝他任何过分要求,从不和他吵架拌嘴的苏妲己这一次一反常态,她猛地抱住张小怂,紧紧地抱着他,浑身都在颤抖。她将头埋在张小怂怀里,身体突突乱颤,不住地呢喃着。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你,谁也抢不走你,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我以嫁止戈,还了父母恩情,我的身份被那贱人夺去了,我没有了一切,我只有你,我只有你,我只有你。”

    张小怂低下头,看着她嘴唇发青,双眼血红,俏脸之上满是异样的嫣红,浑身肌肤白里透粉,浑身不停地颤抖,起了一股怜惜之情,紧紧地抱住她。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你,谁也抢不走你,我们要在一起,我们要在一起,我们死了就能在一起了!”

    苏妲己一声大喊,手中匕首猛地向张小怂后心刺去,张小怂猝不及防,又被她紧紧抱住,眼见得就要被一刀穿心。徜徉在神海空间吐泡泡看戏的金色光球歪嘴一笑,金光一闪,龟甲盾挡住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苏妲己仿佛从梦魇之中惊醒,防身匕首仓啷啷掉在地上,她圆睁二目,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双手,不敢相信她竟然对着最爱的人下了毒手。

    啊啊啊啊啊~

    苏妲无法承受自己向最爱的人下毒手的事实,哭着,喊着,抱着头向远处跑去,张小怂害怕她出意外,赶紧追了过去,躲在树林里,灌木丛中的灵兽们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龟灵圣母一口气喝干了三坛玄鸟酒,抱着剩余的两坛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望着两人的背影,叹息道:“老四啊,这种灭国之妖姬本身就是呃,劫难。你强行把她夺过来,免不了被阐教那些老东西算计,难啊,难啊,呃。”

    龟灵圣母老仙尊抱着两坛酒,感叹了一阵,化作霞光而去。

    苏妲己一路狂奔着,不避荆棘,任凭荆棘划伤自己的身体,不躲悬崖,遇到悬崖就跳,心中恨极了自己。张小怂赶紧用道法定住,将精神极不稳定的苏妲己放到松软的沙滩上。

    苏妲己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呜呜地哭着,张小怂挠了挠头,伸出大手将她揽入怀中,苏妲己哭得婉转悲啼,千娇百媚,真如芍药笼烟,梨花带雨。

    “多喝岩浆,不是,多喝热水,不是,嗯嗯嗯嗯,啊,我死了。”

    张小怂忽然惨叫一声,大字形地躺在沙滩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苏妲己差点没被这憨憨气死,顾不上钻牛角尖,抓起沙子朝他打去,张小怂一把抓住他的纤纤玉手,张嘴就咬,两个人在沙滩上滚作一团。

    灵兽们躲在树林里,见这两人又哭又笑,不禁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