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封神之开局变成龟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决战之日

第二十六章 决战之日

    崇虎军大营,北伯侯崇侯虎急躁地踱着步,等待着梅德将军攻城的好消息。天子规定的百日之期仅剩七天,朝歌使官已经在路上了,如果不能在朝歌使官到达之前攻下冀州城,整个北境危矣。

    想象着武成王黄飞武的狞笑,崇侯虎心急如焚,好几日水米未粘牙,忽听一阵脚步之声传来,帐帘一挑,崇应彪带着霜寒之气走入帐中,纳头便拜。

    “父亲,梅德将军率领虎卒们强攻,数次攻上城墙,又被老匹夫苏护率领青壮赶了下来,臣担心久攻不下军心有变,命令梅德将军率兵回来修整,半个时辰之后孩儿亲自带兵攻城。”

    “唉,探马回来报告,朝歌使官已经出了游魂关,到达了恩州,万幸因大雨滞留恩州,还留出两三日时间。若是两三日之内拿不下冀州,你我父子皆成阶下囚。”

    崇侯虎急得满嘴燎泡,牙床鼓起来多高,半边脸紫里发红,肿了一圈,满眼血丝地继续说道:“自从天子下令,有崇氏攻打冀州城之后,从仲夏战至秋末,我们有崇氏先后有数万儿郎战死冀州。梅武,孙子羽,金成三位将军皆战死,黄元济被擒,现在木已成舟,只能一鼓作气,若城不破,唯死而已。”

    父子俩已经立下死志,约束士兵准备拼死一击。

    牛圈之外,张小怂坐在草料堆上呆呆地发愣,望着冀州城的方向,但见浓烟滚滚,火焰冲天,此时已至秋末,早晚渐生寒霜,张小怂身上灵光闪烁,抵挡严寒,道门之人,自然不畏寒暑。

    愣了一刻钟的张小怂回过头来,傻兮兮地问假寐的小神牛,没精打采地说道:“原谅,自从那日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我这几日日夜琢磨,实在想不出究竟哪里得罪了她!趁着攻城的间隙,我寻遍了周围的村庄,但见房屋被遗弃,田地荒芜,哪有人迹。就当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呜呜呜~

    号角之声响起,随后鼓声如雷,假寐的小神牛猛地站了起来,小碎步冲出牛圈,一头撞翻草料堆,狂暴地挑飞草料,将自己的白痴主人拖了出来,示意周围的草料兵帮它套上牛鞍。

    军汉们忙活了很久,张小怂骑着小神牛,扛着金瓜锤,失魂落魄地从营门走出,却见此时三军肃杀无比,崇侯虎骑着追风紫骅骝,舞动着斩将大刀正做着最后的动员。

    “有崇氏的勇士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可言,要么一鼓作气攻下冀州城,要么被殷商的玄鸟军淹没。荣耀或是死亡,都在此时。”

    萨满祭司们歌唱着古怪的歌谣,围着有崇氏的勇士跳着怪异的舞蹈,利用古老的仪式进行祈福,保佑着部落的战士们能平安归来。

    张小怂精神一震,眼见如此肃杀之景,手握金瓜锤,此刻的他同样没有退路。

    攻破冀州则升官发财,有机会再次寻找二十四卷《黄庭》古经,若攻不破冀州,朝歌城也不必回去了,直接回大铁棍子岛,实心铁砣山,蛇纹瓜皮洞,苦修‘道德玉文’即可。

    崇侯虎握住张小怂的手,脸上带着感激之情,郑重地允诺道:“龟道长,此番决战,还是要仰仗道长。我非是无心之人,冀州城破,有崇氏必然有厚报。”

    叮,解锁支线任务,北方猛虎的报答。

    任务描述:帮助崇侯虎大破冀州城,获得任务奖励,一卷《黄庭》古经的踪迹。

    任务奖励:一封神币

    还有意外收获?张小怂脸上的阴霾逐渐散去,冀州城下鏖战百日,系统天天装死,自己闲得无聊都搞上对象了,今天它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宿主的外挂了?

    崇侯虎深吸一口气,斩将大刀高高举起,鼓声一变,天地之间一片肃杀之声,随即号角三响,杀气冲天而起,有崇氏的虎卒们扛着云梯,推着楼车,潮水一般向冀州城涌去。

    鏖战百日,护城河早被填平,虎卒们毫不费力冲过护城河,来到城墙边。

    死尸和石块堆积成一面缓坡,战士们踏着染血的尸骸之路,架好云梯,不顾一切地向上攀爬。

    冀州城被围困几十天,供给被金葵掐断,守军粮食耗尽,箭矢奇缺,守城军械在之前的战斗中损失殆尽,苏护指挥丁壮推来简易的刀车,架在城墙之上,命令士兵们躲在刀车之后,用长矛木枪迎战虎卒。

    咔嚓~

    一道电光划破天际,发出巨大的雷鸣之声,冀州城微微颤抖,阴郁多日的云层忽然降下滂沱大雨,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甲胄上啪啪直响,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天地间温度急速下降。

    一名名虎卒惨叫着从城墙之上坠下,化作尸骸之路的一部分,后来者踩着袍泽的尸体顺着木梯攀援而上,咆哮着冲向敌人。大雨之中,有苏氏和有崇氏两个强大的氏族开始了最后的决战。

    张小怂骑着小神牛围着冀州城绕了几圈,最终来到了城门处,伸出金瓜锤敲了敲青铜兽首城门,发出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和咚咚的回声,便知城门内侧被乱石塞满,轻易之间无法打开。

    “原谅,你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我用五行遁术遁入冀州城中,伺机而动,搞搞破坏。”

    叮嘱完小神牛,张小怂抓起一把黄土,扬到空中,运起‘道德玉文’,周身上下亮起土黄色光泽,身形瞬间消失不见,借土遁之力进入冀州城。

    小神牛在城下哞哞大叫,却毫无办法,只得躲在一处深坑之中等待主人平安归来。

    “你们一队赶紧上城墙挡住敌人,后退者皆斩。”

    郑伦缠着左臂,右手挥舞着降魔杵,骑在火眼金睛兽上,指挥城中青壮上城墙抵挡敌军,但见一阵怪风吹来,一捧黄土散在空中,人影一闪,那骑牛郎竟然借土遁闯入冀州城。

    “好匹夫!哪里走?”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郑伦催动火眼金睛兽,抡起降魔杵,直扑张小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