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碧台春在线阅读 - 第五回 走水

第五回 走水

    太后看珍姐儿这样,微微笑了道“国公夫人教女有方,果然是一个通透人”然后唤了身边的大宫女章姑姑,“你去挑一个好日子”又取下来了身上的一个玉佩,道“玉佩为定,国公夫人可安心了”

    “臣妾谢太后恩典”母亲虽有万般无奈,看珍姐儿执意如此,也只得隐忍了。

    太后见目的已经达到,只随便说了几句,便端了茶,章姑姑送我们到门口,道“皇帝近日身体不适,皇后娘娘忙着侍疾,今年就不安排你们拜见皇后娘娘了”

    走出慈宁宫的大门,虽是寒冬,母亲的额头上却有豆大的汗珠,北风吹过红墙间,我感到刺骨的寒意,宫中每一个人、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似有深意,皇帝的病重,皇后被以侍疾为由困在景仁宫,丧失了和外命妇结交的机会,睿亲王敢娶亲表妹巩固李家的地位而不是为了得到兵权而选择政治联姻,似乎证明着皇帝大势已去,太后此番无非昭示着睿亲王对皇位的势在必得,现在的侧妃无非是定下日后各宫主位的人选罢了。而到那个时候,我身为一个先帝的小小贵人,恐怕只有殉葬、出家为尼两条出路了,国公府也不会为了一个庶女出头。唯有入宫后早日怀上皇子,才可能改变这样一个被动的局面,可是现在皇帝并没有子嗣,不只是否有心人在做手脚。

    思索之间,只听见远处人声鼎沸、急促的脚步声声、叮叮当当的铁器的声音,越来越近,只听见有人喊着“走水了!走水了!景仁宫走水了”“快点快点,走御花园的近路”,接着一群侍卫、宫人,拿着筒,拿着水跑过来、举止慌张,领头的人不住的喊“快!快点!皇上昨晚歇在景仁宫呢”,给我们领路的宫女护住了母亲,可是路那样窄,我们也无处可避。“前面的贵人请让一让!小心冲撞了你们”领头的侍卫说。母亲无暇顾及我,只是牢牢拉着珍姐儿往假山深处走,我急忙跟上,却被人群推搡了一下,又被冒失的侍卫撞了一个跟头。众人都忙着去救火,我只能自己慢慢爬起来,爬起来的过程中还险些被再次撞到,等我避到假山后头的时候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摆沾了土,被洒下的水滴上,竟全脏了,而珍姐儿她们早已没了踪影,不远处景仁宫已经冒出了浓烟,想来她们也是想早早出宫吧,景仁宫的后身就是御花园,火势一旦蔓延到御花园,恐怕我们这些小卒都要葬身火海。我并不知道路,周围也没有可以问路的人。只能沿着记忆中来的路走,希望走回慈宁宫,找一个宫女带我出去。

    可是很不幸,因为路上都是低头看脚尖走路的,到了岔路口我竟然不知该往哪里走了。随便选择了一条路走,却觉得越走越远。路过了一个假山,似是刚刚那个,又不似。我不由得站在山前翻了迷糊,“什么人竟有雅兴在这里欣赏美景?”山后走出来一个身着玄色四爪蟒袍的男子,星眉剑目、气度不凡。想来四爪蟒袍是王爷才可以穿,而按年龄算,恐怕这就是睿亲王没错了,我忙行了一个福礼“请睿亲王安”

    “你见过本王”他更加仔细的打量着我

    “并未见过,只是根据服饰猜测”我答道。

    “你看着不像宫里人,你是哪个府上的小姐吗?”睿亲王问道,他表情和煦,看起来是一个极为温和的人。

    “家父是齐国公,今日小女随母亲一起来拜见太后”我答道。

    “哦?”睿亲王一听我是齐国公府上的小姐顿时来了兴趣,“齐国公家不是有一个女儿被封为了贵人,是你还是你妹妹呢?”

    “臣女不才,上月幸得皇帝抬爱,被封为愉贵人,只是还未到进宫的日子。”

    “原来是愉贵人,小王早听闻愉贵人花容月貌,如今才知传言不虚”睿亲王眼神一直未在我身上移开,我不敢和他对视,只得低下了头。

    “臣女蒲柳之姿,让王爷见笑了,”我实在没空和他讨论我的容貌,只想赶快回去“臣女今日与母亲拜见了太后,在御花园里因被赶去救火的侍卫撞到,这才和母亲姐姐走散了,无奈转了几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了,烦请王爷指一个随从带我去东华门,我家的马车正在此处等”

    “本王正无事,不如送愉贵人一程,只是不知道愉贵人打算怎么感谢本王”他笑眯眯的看着我,大有一副你不说怎么感谢我,我就不走了的架势。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他说的话,他一点也不像表面的温和,简直像一个和你讨价还价的狐狸。

    我深知闺中物品是不能赠予他人的,以免落人口舌,可是我身上并无值钱的东西,却想起来,早上雪柳给我装的金锞子,我当时还抱怨拿着太沉,可是雪柳说身上有钱好办事,翠微也说,宫里人见识广,带金的比银合适,我只好答道“小女身上并无值钱的物件,这仅有两个金锞子,若是王爷不嫌弃请收下”

    只见睿亲王皱了眉,没好气的道“你自己留着吧”,然后便吩咐身边的小厮“你去把愉贵人送去东华门”又对我说“本王还有事,愉贵人路上小心”

    我找到了自家的马车,母亲和珍姐儿已早在车上了。

    “你这么慢吞吞的是去哪里了?叫你跟紧一点也不听”母亲责备我。

    “我迷路了,还好后面遇上了一个公公好心我出来,让母亲担心了”她对我态度一向不冷不热的,我多年也练就了从容面对她的本领,不管她说什么,我只管微笑着回她。

    “快走吧”母亲吩咐车夫。

    马车渐渐的带我们离开红墙金瓦的宫殿,这就是我和我未来要生活的地方的第一次相遇,神秘诡谲的深宫,看来我要学会的还不止嬷嬷教我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