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只要我足够精神灵物就伤不了我在线阅读 - 第88章

第88章

    “啊啊啊啊啊……”

    一声尖叫响彻了整座医院。

    几乎所有医生都赶了过来,超过院长还有正在院长办公室里学算卦的尹果。

    十分钟后,警察也来了。

    一个医生面朝天花板倒在桌子上,后脑插了一支钢笔,双目无法瞑目的看着前方,满地的碎玻璃……

    “死于意外。”这是警察给出的结论。

    因为玻璃碎了,向后退时,脚下一滑,撞在了桌上的钢笔,一切都符合痕迹学。

    更离奇的是,明明谢医生今天看了21个病人,遍布医院的监控里却根本看不到最后一个病人的相貌,每次出现在镜头内都会被其他人遮挡,一切就像是提前计算好的毫厘不差。

    这个人就像是幽灵一般进来,幽灵一般离去,甚至没有人在意他的模样。

    “也没有灵力存在的痕迹……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你算算看?”无珠看向了尹果。

    “院长……我的卦术,你是知道的……”尹果非常的不好意思道。

    “试试吧,我们算卦的人,相信命运的经过都会留下痕迹。”无珠点了点头。

    “好吧……正面是死于意外,反面是故意杀害。”尹果抛飞了可以硬币,在空中一阵翻转。

    “反面?”尹果抓了抓脑袋:“故意杀害?要不要再扔一次?”

    “不用了,命运不喜欢质疑,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无珠深吸了一口气。

    “整天装神弄鬼的,说话只说一半,难怪……”潘大兴嘟囔着嘴巴。

    “你愿不愿意在这里当医生?”无珠忽然看向尹果。

    “啊???我当医生?”尹果直接傻眼了,自己暂时还是精神病人好吧。

    “只是暂时的,到查出凶手为止,我看到了未来死亡事件还会发生,这是我绝不允许的,如果没有信心的话,你可以和潘大兴一起配合。”无珠看着尹果微微一笑。

    “好好好!”潘大兴眼睛明亮。

    没有什么事情比精神病人假扮医生更加有趣的了。

    “好吧……”尹果觉得靠自己肯定撑不起这个责任,加上潘大兴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

    从次日开始,精神病院多了两个医生,尹医生和潘医生。

    当解澜衣看到自己的病人摇身一变,变成了自己的同事,甚至还有院长的任命,当场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病了,冲到院长办公室好一阵争吵,也不知道怎么被说服的。

    潘大兴整了整白大褂,得意无比的坐在办公桌前,丝毫不介意昨天桌上刚刚死了一个前辈。

    尹果坐在潘大兴对面办公桌前的空位上,两个人可以互相照料一下,避免尴尬的局面出现。

    第一个病人推门而入,是一个哭哭啼啼的老婆婆。

    “我家来福死了……”

    “婆婆……人有悲欢离合,节哀顺变。”尹果轻声劝导。

    “已经是第十三只了,每一个都像我的亲生孩子,每次都悲伤欲绝,我没办法再忍受这样的别离了……我好想就这么一起死去。”老婆婆捂着脸痛哭。

    “是狗啊……”

    “是啊。”

    “那就再养一只吧。”尹果抓了抓脑袋,狗狗死了是挺悲伤的,也不至于跟着一起去吧。

    “我就是担心又死了的话……我没办法再接受不了这种悲伤。”老婆婆摇了摇头。

    尹果无可奈何了,他向来不擅长劝人。

    “我建议你改养乌龟,这样就可以把悲伤留给乌龟了。”潘大兴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好主意啊!等我死了,悲伤的不就是乌龟了吗?”老婆婆兴奋的走了。

    “……”尹果无言以对。

    ……

    ……

    ……

    解澜衣办公室,作为最好的主任医师,每天的病人几乎是最多的。

    一个黑眼圈极重的年轻男人推门而入。

    “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解澜衣非常的专业。

    “上帝放牧绵羊,会把力量强大的领头羊杀死,以免羊脱离掌控,也会把体弱多病的绵羊杀死,节约资源给更强壮的绵羊。”郭伽缓缓的坐在解澜衣面前,将一个玻璃弹珠放在桌上。

    “上帝仁爱,珍惜所有人的生命,并不会作出这样的事。”解澜衣微笑的面目下,内心则是:“又是哪来的邪教徒,最烦这种传播恐惧心理的白痴。”

    “不,上帝并不仁慈,因为……我就是那个上帝。”郭伽将弹珠在桌上用力一旋,立刻在桌上飞速的旋转起来。

    “这疯的有点厉害了啊……”解澜衣哪怕精神病见的再多,也碰上过自称上帝的病人。

    “准备住院吧,先住上三年再说。”解澜衣噼里啪啦的打着病例:“重度妄想症,重度精神分裂,重度失眠。”

    “不不不……我可不打算在这里住下去,因为很快这里的人都会死掉,凭借我的死亡公式。”郭伽敲了敲桌子,阴森森的一笑:

    “领头羊很危险,特别是得病的领头羊。”

    “你……”解澜衣一抬头,发现病人竟然已经消失不见,连忙起身追了出去,却发现走廊里人来人往,根本没有病人的身影。

    ……

    一天下来,基本全靠着潘大兴在撑场面,尹果几乎插不上话,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废物的他,决定出去透透气,哪怕去做做电疗都比坐在办公室舒服。

    伸了个懒腰,走出办公室,却发现解澜衣在东张西望的找什么人。

    “哟,解医生,下午好!没想到坐办公室这么累呢。”尹果打了个招呼。

    “先别管这些了,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黑眼圈很重的男人从我办公室出去?”解澜衣急问道。

    “没啊,我刚出来,怎么了?”尹果耸了耸肩膀。

    “刚刚那个男人说要杀掉整个医院的人,还留下了一个弹珠……”解澜衣回头一指,却发现桌上回旋着的弹珠却已经消失不见。

    “什么?他往哪跑了?!”尹果急忙道。

    “就是不知道啊!”解澜衣也急了,这么危险的病人跑出去不得了。

    “不管了,我去大门口追!”尹果立刻向外面跑去。

    这才第一脚踏出去,脚下忽然一个圆滚滚的硬物,整个人一个踉跄冲了出去,正巧一个护士正推着器械车路过,整辆车都被撞飞了出去,盒子里的手术刀就像是漫天飞刀挥舞着。

    噗嗤……

    尹果失重扑倒在地,左胸精准的撞向了一把手术刀……